您现在的位置: > 线上真人娱乐 >

  这颗星球极其宜居,空气纯净,不像自己那里一样污浊,而且植物们都很乖巧地受原住民们摆布,人与自然和谐相处,多么美好。路西法看着那个蓝眼睛的姑娘将清澈的河水化作甘露,泼洒在金黄色不知名的花朵上,竟是让他看得痴了,全然忘记自己花粉过敏这件事情。

  姑娘右手轻轻拨开挡住视野的花朵,想找寻声音的来源。看见路西法不间断、滑稽的样子,她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  她看出这位并不是他们一族,但并未告知他人,可能觉得能这样打喷嚏的外来者,不是坏人吧。

  路西法尴尬地与姑娘四目相对,竟然少见地红了脸。他整了整衣冠,硬着头皮走向姑娘。

  两人沿着溪流前行,两边的树木逐渐高大,站在树下向上望去,天空已经被完全地遮掩掉了。路西法本想问问姑娘家里有没有口罩,但深吸了一口气后并无不适,他也就放心了,这里的树木对自己没有敌意。

  姑娘停下了脚步,眼神有些复杂,回望一周,发现没有别的族人跟着,就指了指树上。

  “那好吧。”路西法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拒绝一个花朵般可爱的蓝眼睛姑娘,但他还是要装出一副不是很情愿的样子。

  他们二人沿着盘旋在大树上的扶梯走到了木屋的门口,姑娘打了个响指,木门便自动敞开。

  路西法也不扭捏,坐在了茶几旁的草垫上。姑娘也没说话,端出自己上好的花茶款待客人。

  一时间茶香四溢,花香满屋。说来也奇怪,闻到花茶的香味后,路西法竟没有打起喷嚏来。

  你走后不久,族里就流传一个传说。传说中那个人来自荒野的黑暗,万物都被他的宁静催眠,难以觉醒。他在夜色中来,为族人们带来了礼物,还带来了夜色中的光明(其实就是个灯泡),为此,族长大宴三天来感谢他。但族人们没想到的是,他用自己的玩具骗取族人的信任,只为带来眼神的惩罚。他的一句咒语,害得十分之一的同胞赴死。

  ——那个人在宴席的第三天,先祝族长福禄康寿,再祝族人安居乐业,三祝眼神永不近视。

  ——于是灾难不知不觉地降临了。他说出那句话后,全族人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被诅咒了,但也就是一杯酒的时间,族长大叫一声晕了过去。随后就像瘟疫一般,越来越多的人都抓着脑袋,似乎在苦苦思索着什么。有人呼天抢地,有人双手捶地,有人四处奔跑,有人地上画着圈圈……灾难降临,那个人却自此消失。后来有人凭记忆,为他画了一幅像,画中人如此:须眉小眼有卧蚕,身高八尺眼有三;掌中托出小宇宙,天地乾坤把音传。

  路西法一惊,低下头仔细思索起来。难道当年那些人在宴席上的举动不是耍酒疯?那为什么自己走后100天,100个人就自杀了呢?如果这件事真的和自己有关系,这个姑娘为什么还敢跟自己这么喝茶唠嗑?

  蓝眼睛姑娘突然哇的一声哭了:“就是因为你一句话!害得我们蓝眼睛的好苦啊!现在我是我们族里唯一一个蓝眼睛的,他们都不敢和我玩儿!呜呜呜……”

  “哎呦喂,不要哭了啊,喝口水,别过气儿去我可真成罪人了……还哭啊?”路西法实在没辙,把茶水放在一旁,拿出自己的手机,打开消消乐,在姑娘面前比划起来。姑娘惊异地看着传说中的小宇宙,慢慢不哭了。路西法把手机塞到她手里,教着她从第一关玩起来……

  等路西法回过神来,姑娘已经开心地玩到125关了,他不禁感叹现在的娃们太难哄,他那会儿给个糖都能乐半天。

  姑娘玩得开心,不想放下手里传说中的“小宇宙”,歪着头想了想,觉得自己的正事不能耽误,问道:“那我说完了能继续玩吗?”

  我们族人都是非常善良老实的人,我们都信奉一个真身:眼神。我们相信,这个世界是眼神所创。眼神他老人家赐予了我们每个人眼睛,让我们可以看到这个世界的所有。正是因为眼神,我们才能感受这世界带给我们的一切。因此,在眼神的馈赠下,每个人的眼睛都是独一无二的,虽然有的颜色一样,但眸子却不一样。我们族人每天清晨都要向着眼神祭拜,每个人都要互相凝视彼此的眼睛再进行祷告。我们相信,通过眼神神圣的馈赠,我们族人会彼此亲密无间,幸福地生活在这个世界。在这样的信仰中,我们产生了不容违逆的教义:禁止了解自己眼睛的眼神(也就是说不能知道自己眼睛的颜色);禁止讨论关于他人眼睛——否则,眼神在上,唯有一死方能求得原谅。正因为如此,我们这里打水时都不允许看向倒影(他们没有镜子一类的东西)。如果有人知道了自己眼睛的颜色,就要在第二天中午在广场中眼神的雕像下自杀。如果不敢自己动手,祭祀会来帮忙。

  因为这样的教义,我们欣欣向荣,每个人都善良,每个人都诚实,每个人都虔诚。

  也因为你,我生下来的时候,所有人都躲着我,没有小伙伴跟我一起玩,父母虽然抚养我,但也仅此而已。当我听到母亲讲述那个恐怖的传说时,立刻发现了什么。我的父母眼睛是棕色的,隔壁的二蛋眼睛是棕色的,老族长的后代眼睛是棕色的,蓝树屋阿呆他们家眼睛是黑色的,还有村尾乐乐的眼睛是红色的……我在想,他们是不是因为我是被诅咒的蓝眼睛,才故意疏远我……

  “可是你们族人在我来之前从未有人自杀啊!而且,我就说了一句‘你们当中有人和我一样是蓝眼睛’,我又没点名告诉那些人,说他们的眼睛是蓝色,他们自己哪里会知道啊!”

  姑娘露出凄惨的笑容,“我的族人虽然造不出你的手机,但逻辑思维还是有的——假设你来的时候,我们族人里边只有一个蓝眼睛,那么他无疑是死定了,因为他扫视一周就会通过排除法排除掉其他人,仅剩自己一人。如果有两个蓝眼睛,那么之后第一天中午,他们会发现他俩都没有在眼神面前以死殉教,那么他们会反推出他们两个都是蓝眼睛……”

  “你以为祭祀是吃素的?还有,就他们能想到这个逻辑关系吗?其他的族人也会想到。老族长不是蓝眼睛,但他是第一个自杀的,他临死前告诉族人,眼神不会骗人的,眼神将直通人心,他用自己的牺牲,来告诉族人,教义不可违,人心更不可违!”

  路西法听完心里很不是滋味,自从高数挂科后,他的脑仁已经很久没疼过了,饶是如此,他还是做点什么。

  第二天中午,眼神族的人们在他们的眼神雕像下,发现了一位陌生人。他挟持了一位眼神族姑娘,用手上的东西不停的比划着,而那位姑娘站在那里,每隔一会儿,就换一个姿势,像是被人玩弄的人偶。仔细一看,那人竟有着三只眼。

 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突然陌生人手中的东西响起了重金属般、带有强烈节奏感的音乐。不知他做了什么,突然音乐停止,有人声从半空中传来:

  7还没数完,人群中有人大喊:“须眉小眼有卧蚕,身高八尺眼有三;掌中托出小宇宙,天地乾坤把音传……这人有点眼熟,这……这是……魔……魔鬼回来了!”

  “嘿,别跑啊你们!这个蓝眼睛的,要在魔界接受我的惩罚!我就是来告你们一声啊喂~!”

  “小蓝,你真的要离开家乡吗?”路西法摘下头上的Go Pro,一脸郑重地问着眼前这位从未照过镜子的姑娘。

  大家是否发现小故事中隐藏着的闹不机密的事情?其实蓝眼岛问题用数学归纳法最简洁,前提是思维不要被混淆,不要有代入感,还有就是理清题目条件。附上大佬论文